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鹽業文化

破解3000年前煮鹽工藝之謎

發布時間:2015-07-09 10:37

  在今年年初公布的山東省第三次文物普查“十二大新發現”中,黃河三角洲鹽業遺址群位居第二,山東也成為全國鹽業考古的主要地區。12月8日,壽光北部大荒北央鹽業遺址、東營南河崖鹽業遺址考古項目負責任人、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考古系主任王青教授與記者一起回顧了山東海鹽考古的發展歷程。 

    山東海鹽生產歷史久遠 

    食鹽是人體維持正常生理活動不可缺少的物質。《管子》中有“國無鹽則腫”的記載,《天工開物》中也有“食鹽禁戒旬日,則縛雞勝匹倦怠懨然”的文字。可見,古人很早認識到食鹽的重要性。從理論上講,新石器時代農業出現后就開始了食鹽生產,據先秦文獻《世本》記載:“宿沙氏始煮海為鹽。”宿沙氏也因此被歷代鹽工尊為“鹽宗”。 

    據王青教授介紹,山東北部沿海自古以來就是我國海鹽的主產區之一,上世紀50年代就有鹽業遺址被發現,這些遺址大量出土一種盔形陶器,當時懷疑可能是制鹽器具。但由于當時中國考古學的研究重點是以考古學文化為中心,就是研究文化和歷史發展的年代序列,其他研究很少,所以鹽業考古一直未能正式開展,只是作了一些大致的推測。 

    到上世紀90年代,考古學家逐漸認識到這些遺址與鹽業生產有關,但山東北部的這些鹽業遺址究竟是煮鹽還是曬鹽,存有爭議。濰坊市文化局的文物專家曹元啟就曾在濰坊各縣市的沿海地區,發現了不少盔形器。1992年,山大考古系任相宏教授也認為盔形器出土于商周時期的煮鹽遺址,但是遺址一直未被發掘過。而與此同時,三峽庫區開始的大規模搶救性考古發掘,在重慶中壩、哨棚嘴、瓦渣地等遺址均發現了古代制鹽遺存,鹽業考古開始受到關注,山東的鹽業考古也受到啟發。 

    初探制鹽遺址收獲頗豐 

    2000年底,王青作為帶隊老師,為山大考古系1998級學生來年春天的考古發掘實習選擇遺址,他將目標鎖定在尚未科學發掘的山東北部鹽業遺址,并最終選擇了壽光北部沿海的大荒北央遺址。 

    回憶起首次看到大荒北央鹽業遺址時的情景,王青難掩興奮:“2000年初冬的一個早上,我先到大荒北央去考察,麥子地里散布著很多大塊的陶器碎片,歪七斜八地插在地上,各種形狀的都有,并且密度特別大,俯拾皆是。陽光照在結滿霜花的陶片和小麥上,寒光凜凜的,非常壯觀。到跟前一看,這確實是盔形器,一般的陶器厚度有1厘米就不錯了,可這些陶片的厚度在2-3厘米。由于盔形器的口徑在20厘米左右,深度在20-30厘米之間,因此碎片也特別大,這些都符合盔形器碎片的特征。我用洛陽鏟進行初步鉆探,認為這個遺址可以進行考古實習,隨后進行了遺址發掘申報。” 

    2001年一開春,王青帶了不到10個學生和壽光市博物館的幾位工作人員一起來到大荒北央。“這個遺址開始發掘后,我們感覺難度特別大。遺址處在離海邊大約16公里的地方,離海較近,是鹽堿地,我們工作了兩三個月,吃的都是咸水,很多同學不適應,出現腹瀉等癥狀。遺址離我們住的壽光市臥鋪鄉郭井子村有3公里多,路途較遠,因為實習經費有限,我們只能到城里買來舊自行車,兩人一輛,早晨出發去發掘現場,中午回來吃飯,下午繼續發掘,直到晚上才回去休息。海邊的風很大,灘涂地上都是沙子,風沙大,氣溫低,工作環境非常艱苦,但同學們沒有一個叫苦的,工作起來很認真。現在回憶起來覺得那段時光挺好的,我對那批學生的印象也特別深。”王青說。 

    雖然發掘的面積不大,只有100平米左右,但收獲頗豐。 

    首先,一般的遺址是土多,陶器之類的少,但大荒北央遺址盔形器的數量非常多,出土的上萬片盔形器陶片的體積比遺址中土的體積還要大。由于95%以上出土的陶片都是盔形器,這在內陸的農耕遺址中是沒有的,因此判斷大荒北央是制鹽的遺址。而經斷代,遺址出土的少量生活陶器的碎片應屬于西周前期,距今約3000年。“我們很高興挖到了西周前期的煮鹽遺址,在2001年這應該是我國東部沿海做海鹽考古最早的。” 

    其次,他們發現了一些制鹽的遺跡。“當時發現了近10個像鍋底一樣的小坑,坑的直徑有30—40厘米。奇怪的是,這種坑的底下都均勻地涂有1—2厘米厚的紅色粘土。”王青有些困惑,這種抹粘土的坑在內陸幾乎沒見過,它是干什么的呢?一個意外的發現,讓王青找到了答案。5月份開始進入雨季,雨天不能上工,雨停了再去的時候,其他地方都干了,只有這幾個小坑里面還有水。這說明粘土是當時的人有意抹上去的,作用是防滲漏。這些小坑究竟是盛什么東西呢?王青認為小坑應該是盛鹵水的。 

    “鹵水的基本成分是海水,只不過濃度更高,是因海洋變遷自然形成的。用鹵水制的鹽也是叫海鹽。遺跡里面還有一條鹵水溝,鹵水溝的寬度是1—2米,長有幾十米。溝底下有大量的粘土和蘆葦,這應該就是挖鹵水的溝。溝底離現在的地表將近3米,根據地質學的資料推算,鹵水在那個深度上是可以滲出來的。”這一發現讓王青相信西周前期鹽工制鹽用的是鹵水而并非海水。 

    “曬鹽”與“煮鹽”的論爭 

    盡管大荒北央的發掘為山東北部鹽業遺址是煮鹽遺址提供了大量證據,但由于發掘的面積小,沒有發現鹽灶,很多學者堅持盔形器是用來曬鹽的想法。他們認為,圓底的盔形器利于插到海灘里,漲潮的時候自動把陶器里灌滿海水,退潮的時候自動蒸發,自然而然就制成了鹽。 

    在威海海邊長大的王青認為,這個設想缺乏生活經驗。就是說,海水的來回擺動會把陶器里灌滿沙子,根本無法曬鹽。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王青查閱了《管子》、《天工開物》《夢溪筆談》、《熬波圖》等記載海鹽生產工藝的書籍,最早的《管子》說,東周時期齊國就在山東北部沿海煮鹽,其他古籍也都是這樣記載的,這些都讓他堅信我國古代有相當長的時間是用煎煮工藝生產海鹽的。 

    “還有一個證據,我們后來對盔形器進行研究,請中國科技大學對盔形器內壁上附著的白色沉淀物進行檢測,檢測結果為碳酸鈣。碳酸鈣是水煮開后水垢的主要成分,大荒北央遺址顯然是煮鹽的遺址。”王青知道,只停留于推理不行,必須要找到鹽灶才是最確鑿的證據。更大規模的發掘正在醞釀。 

    鹽灶出土揭開煮鹽真相 

    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2007年冬,王青再次為來年的帶隊實習選擇了一個制鹽的遺址。他到東營歷史博物館,王建國副館長向他推薦了北京大學考古系2006年專項調查發現的南河崖遺址。“我們到現場去看,出土的東西仍是盔形器,不過這次工作比較方便,遺址離村子很近,直線距離有250米。” 

    2008年3月,王青帶了十七八個學生與東營歷史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組成了一支近30人的考古隊,奔赴南河崖遺址。與此同時,山東省考古研究所和北大考古系也在壽光雙王城煮鹽遺址進行發掘。 

    南河崖遺址發掘挖的面積比較大,有1000平方米,挖掘深度超過1米,直到出現純凈的黃沙土、沒有盔形器的殘片為止。這次歷時3個月的發掘,他們終于找到了鹽灶。 

    “當時地里種的都是棉花,耕土層有20厘米左右,將耕土層清理掉之后,鹽灶就露出來了,很紅的一大片。”王青教授介紹,這個鹽灶長十多米、寬三四米,整體成Y字形,里面全是紅燒土,還有很多被燒酥的盔形器,以至于無法將其移動出來。“一共挖出兩個鹽灶,這是一個大的,小的那個直徑兩三米左右,里面也有很多紅燒土。” 

    憑什么認定這就是鹽灶呢?王青教授解釋說,假如說它是燒陶器的陶窯,從形狀上看是不符合的,而且它應該把陶器燒得剛好,而不會像這個鹽灶這樣把盔形器燒酥了。陶窯還有一個特點是會出“窯汗”(因高溫將土壤中的金屬元素熔化凝結成汗滴一樣),但這里也沒有。從這樣幾個特點來看,應該是煮鹽的鹽灶。 

    在南河崖遺址,他們還發現了一些更大面積用草木灰鋪成的攤場。根據文獻記載,古代煮鹽曬鹽,為了提純鹵水,使鹵水里的含鹽量更高一些,就把鹵水潑到草木灰攤場上。在陽光的照射下鹵水蒸發結成鹽花,把鹽花收起來溶解之后再拿到陶器里煮,就產出了食鹽。“草木灰在這樣的遺址里出土,跟文獻里記載的剛好能對上,所以我們就更加肯定這就是煮鹽的遺址。” 

    王青教授說,大量出土的盔形器本身也能證明它是煮鹽的。第一,從鹽灶里出土了盔形器。第二,盔形器本身是灰色的,而鹽灶里出土的盔形器底部基本都是紅色的,說明是經過火燒烤了。“鹽雖然已經融化了,但在煮鹽的過程中仍然會殘存一些跡象。我們和山大化學院進行研究合作,對盔形器的斷面進行衍射掃描,發現鈉離子的含量從盔形器的內壁到外壁逐漸減少。鹽已經融化掉了,鈉離子為什么會滲到壁里面呢?因為鈉本身是非常活躍的金屬,自然界里很少能單獨存在,在高溫情況下反應更快,滲透力很強。這個檢測說明盔形器是煮鹽的,不是煮開水的,水中的鈉含量沒有這么高。” 

    文蛤貝殼印證秋冬煮鹽說 

    根據《管子》記載,深秋到正月是煮鹽的季節,開春時就不煮了。那么,考古中能否斷定煮鹽具有季節性呢? 

    考古隊在南河崖遺址挖出了一座房子遺跡,里面有踩踏面,比較硬比較平。房子里有個直徑約20厘米的小坑,坑里發現了169對文蛤,把小坑裝得滿滿的。文蛤的殼還沒有打開,說明是從海邊捕撈回來后臨時養在這個小坑里的,還沒來得及食用。捕撈文蛤的季節顯然就應該是當時煮鹽的季節。 

    “我們參考國外研究貝殼的生長季節和死亡季節的方法,特意購買了一套切磨貝殼的設備,把切出的貝殼放到顯微鏡下觀察,就可以看到貝殼上類似年輪的生長紋。據此判斷,文蛤死于秋冬季節。”遺址里還有很多這樣的坑,文蛤也很多,排除了發現的偶然性。古書中記載的秋冬煮鹽就此找到了實物證據。 

    山東北部沿海壽光大荒北央遺址、東營南河崖遺址及壽光雙王城遺址都是西周前期的大型煮鹽作坊遺址,它們的發掘,是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考古學發展新趨勢的重要成果,解決了歷史上模糊不清的海鹽生產的工藝問題,彌補了文獻記載貧乏的缺憾,進一步證實了海鹽的生產、流通和消費對于社會發展的作用。 

    從大荒北央遺址發掘到現在,已經過去了10年。其間王青曾多次帶學生實地調查,發現這樣的鹽業遺址在濱州、濰坊、東營等山東北部沿海地區非常多。但是,隨著油田的開發、養殖池的發展,很多鹽業遺址正在遭到破壞,而且速度很快。王青教授呼吁,盡早建立保護計劃,阻止鹽業遺址的繼續消亡。



蓝月亮天下彩免费资枓大全年 足彩北京单场的玩法 体彩任选五规则 体彩p3近100期试机号 24岁做什么赚钱 山东时时彩个位走势图 iherb 赚钱 像素农场物语赚钱 疯狂街机捕鱼赢话费 梦幻打图最赚钱 欢乐捕鱼人千炮版 小黄狗公司怎么赚钱 腾讯分分彩玩法介绍 可以提现的打鱼送金币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 四川快乐12任5推荐 50岁的农民怎么赚钱